梆子迷-河北梆子大全,河北梆子全剧选段,河北梆子MP3下载

《戏声为骨 戏韵为魂》采访沧州地区河北梆子剧团著名“板胡大师

他现在是在公园里散步的一位普通老人,为人低调,却见证且参与了天津沧州河北梆子初期的发展历史,并为众多的梆子名家操琴。

他是一位合格的丈夫。当爱人在青春与艺术最璀璨的时候,身体突然患病瘫痪在床,20年他不离不弃,互敬互爱,经过中外专家精心手术治疗20年后,爱人终于站了起来,为了能够照顾她,多次拒绝京、津、冀等梆子院团的高薪聘请。著名表演艺术家裴艳玲说:“ 刘先生,您要早跟着我们团,都可以出国好几回了”。

他是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当年刘子厚省长亲自下了几道调令,要将他请到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沧州地区河北梆子剧团都没有答应将他调出……

60甲子时在南京“群星汇演”活动中,为河北梆子《功德碑》伴奏获得全国性银奖,目前为国家二级演奏师(地区级最高级)

他—

就是闻名于京.津.冀地区的原沧州地区河北梆子剧团现年75岁的“板胡大师”刘凤来先生------

戏声为骨 戏韵为魂

采访-沧州地区河北梆子剧团著名“板胡大师”刘凤来

口述:刘琳(刘先生长女)

整理撰写--刘志

京津冀河北梆子艺术门户网

北京市河北梆子戏迷联谊会

沧州人民广播电台《空中戏苑》

“如果说这板胡的乌木琴杆是透明的,那么这上面清晰可见深如车辙般的手印子就是刘先生五十年心血凝结而成”。

我的板胡艺术在观众戏迷的心里,做好本职工作,能够得到观众戏迷的认知,这就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题记

刘凤来,沧县高川乡韩家码头村人,11岁接触河北梆子艺术,初工青衣行当,在当地小有名气。12岁起练习板胡,先后从师“盖京南”- 南鹤修、素有河北梆子“板胡祖师爷”之称的郭筱(小)亭先生,先后为著名河北梆子演员筱翠云、孟翠英、洪艳霞、林婉如、于迎君、银达子、梁达子、王玉磬、金宝环、宝珠钻、韩俊卿、王伯华、马玉玲、姚炳玉、赵秀环、巴玉岭、李凤霞、高金环、潘云霞、于淑兰、边文华等名家操琴,见证并参与了河北梆子最兴盛的年代。在天津河北梆子剧院期间曾经为剧目《杨门女将》《百岁挂帅》>等剧目设计唱腔。

六十甲子时在南京“群星汇演”活动中,为河北梆子剧目《功德碑》伴奏,获得全国“银奖”。目前为国家二级演奏师(沧州市最高级别)。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八日,他的名字与成就被收录进“中国当代高科技人才系列词典”。

 

其操琴的特点:

功力深厚,弦为心而动,深谙演员演出风格、唱腔及嗓音特点。随剧情人物出发,抒情处,琴音如行云流水;悲愤处,彰显河北梆子苍凉哀怨、慷慨悲歌之特色。台风大气,现场爆发力强。至今从事板胡艺术60年,被京.津.冀.河北梆子界誉为“板胡大师”。

作者前言:

金秋十月,秋风送爽,经沧州河北梆子剧团优秀琴师张贵荣的引荐,对原“天津河北梆子剧院”、现“沧州地区河北梆子剧团”国宝级“板胡大师”刘凤来先生进行了一次录音采访。接电话的是刘先生的大女儿刘琳。

说实话,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为艺术大家撰写专访。二十多年前我踏入河北梆子戏曲道路不久,就对声震京.津.冀.乃至全国河北梆子戏曲界的琴师刘凤来先生崇拜且敬畏,所以这次采访的心情既激动又忐忑,深怕自己文笔浅陋,不能真实、客观地再现我心中、戏迷观众心中、河北梆子界所倍加推崇爱戴的板胡艺术大师,以及刘琳眼中的慈父形象。

感谢师姐贵荣的鼓励,感谢刘琳大姐对我的信任。采访期间我的录音笔出现故障,不得不进行重录,刘琳大姐耐心细致,平易近人,令我感动非常。

在为沧州河北梆子剧团琴师张贵荣撰写 “琴韵人生-小迟庄村儿走出来的女琴师”时,她提到恩师刘凤来先生时,我便产生了采访他的冲动。当时,因刘先生正生病住院,采访计划便一再搁浅。好在,刘琳大姐在陪护父亲期间,客串了一把记者,替我做了很多笔录工作,使今天的采访得以顺利进行。

2012年10月13日晚八点,电话采访正式采访开始。

一,12岁自谋生路,边走边唱,撂摊卖艺。

说起刘凤来先生的从艺经历,颇有一些传奇色彩。他11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年幼的他常在村庄的戏班子里玩耍,也是天生聪颖睿智,竟学会了不少唱段。班子里的老师们都喜欢他,愿意耐心调教他。时间不长,他饰演的青衣行当在演出中竟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一霎时便享誉三里五村八淀,小有名气起来。从12岁开始,他在村里的戏班子一边演出一边自学板胡。

由于父亲的离世,母亲拉扯着几个孩子的日子犹如雪上加霜,也愈发困难。常言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作为男孩儿中的老大,重担粹不及防地压到了刘凤来肩上。在当今社会,12岁的孩子还在父母的庇护下欢乐健康无忧无虑的读书,但是12岁的刘凤来已经在为家庭的生计考虑了。为了谋生,取得母亲同意,刘凤来同另外两个小伙伴带着一把板胡就离开家自谋生路去了。一路上,他们撂摊卖艺,边走边唱。

在风餐露宿食不果腹的日子,他们一起走到了远离南皮县城一个叫做黑龙村的地方,接连几天就在村子里卖唱,在街边开饭店的张金岭大爷,当得知他的身世后给予热心收留让他们住在店里。张大爷也会拉板胡,并倾其所有悉心传授给刘风来。白天他们帮助大爷扫院子干些农活儿杂事,夜晚就在村子里演唱挣些零花钱。

不久,沧州实验河北梆子剧团到村子里演出,张大爷便向剧团团长极力推荐刘凤来。团长看到刘风来板胡拉的挺好,是棵好苗子,就想让他跟团走。大爷说,凤来家里还有母亲,先让他回家和家人商量商量吧。团长说:“也好,过些日子我们有可能到高传演出,到时候你去那里找我们吧。

刘凤来告别张大爷,和另外两个伙伴三人步行回到沧州老家。沧州剧团到高传附近村庄演出,由于信息闭塞,刘凤来没有找到剧团,错过了留在剧团的机会。1954年10月的一天,有人送信通知他剧团在吴桥演出,希望刘凤来尽快前去汇合。得到通知,刘凤来用了两天时间从老家步行到泊镇,与张金岭大爷碰头后,师徒昼夜兼程赶到吴桥。路上,爷俩相扶相携,马不停蹄,辛苦、坎坷、饥饿……

(刘琳谈到此处时,嗓音有些哽咽)   

从那一天起,刘凤来正式加入沧州实验河北梆子剧团(沧州市红缨河北梆子剧团),他的人生由此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二.“板胡祖师爷”郭筱亭老先生拉着刘凤来的手,我要收你这个徒弟!